招商:央行其他资产增加5875亿 以股权类存在可能性大jm.91shoubiao.cn

来源:互联网 作者:鑫鑫财经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2-18
摘要:招商:央行其他资产增加5875亿 以股权类存在可能性大 -新闻频道-和讯网

  【招商策略】央行其他资产”的玄机——观策天夏第七话

  张夏 涂婧清

  微信公号:招商策略研究

  2014年开始央行进入主动投放货币时代,其投放方向对资产价格具有关键性影响。历史表明,央行其他资产增加后,A股往往出现明显反弹;且其他资产的增加与资本市场五年一遇的支持周期和新市场推出存在时间巧合。2018年12月央行其他资产增量创历史新高,若2019年1月未明显回落甚至持续增加,可以推测其与资本市场政策友好期及科创板推出有一定联系,则股票市场尤其科创类股票可以更乐观。

  核心观点

  过去20年,央行投放基础货币方式可以分为两个时代,2014年以前的被动投放货币时代和2014年及以后的主动投放货币时代。2011年前我国实施强制结售汇制度,央行买入外汇,增加对银行存款,即外汇资产增加的同时被动投放基础货币。直到2013年末,外汇资产都是央行总资产规模扩张的主要来源。2014年开始,外汇储备逐渐回落,PSL、MLF等相继问世,与再贷款、逆回购、SLF等一起成为基础货币的主要投放方式。

  在被动投放货币时代,基础货币的增加与投资和对外贸易直接相关,这个阶段宏观杠杆率总体有效控制。但主动投放货币并不完全与贸易和投资一一对应,若短期内快速增加,可能发生资产价格膨胀。如,2014年~2015年货币投放增加并通过金融创新流入股票和债券市场,带来股债双牛;2016年央行通过PSL投放货币,叠加棚改货币化流入房地产市场,引发新一轮房价上涨。

  2018年12月央行资产负债表再度扩张,除货币政策工具带来“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增长外,“其他资产”的增量创2002年以来单月最高。12月央行总资产增长1.34万亿,其他资产增加5875亿元。

  央行并未披露过其他资产的构成,但一定不是债权类,外储类,以股权存在可能性较大。从历史来看,其他资产的明显变化存在以下几方面巧合:

  第一,与某些公司注册资本变动的时间巧合:2003年央行注资中行和建行;2007年财政部从央行购买中央汇金股权,同期其他资产下降;2012年、2013年、2015年、2017年证金注册资本扩张后,其他资产增加;2018年12月外管局投资平台下新成立“中汇储”投资公司。

  第二,其他资产增加往往伴随A股持续调整,其他资产增加后市场往往出现不同程度反弹:2005年2月至2005年底,2012年10月,2015年6-7月,市场大幅回落后,央行其他资产均不同程度增加。

  第三,与资本市场五年政策支持周期和新市场推出的巧合:自1999年开始,国家每五年会出台一个较重要的支持资本市场的文件,同时会推出一个新的市场。文件下发前后,新市场推出之前,央行其他资产均会不同程度扩张。

  央行主动投放货币的行为对资产价格有着关键影响,投放方向很可能是资产增值方向。如果我们看到1月其他资产没有明显回落,甚至持续增加,则我们可以推测,这与五年一遇的资本市场政策友好期和科创板的推出有着重要联系,则股票市场可以更为乐观,而且是科创类的股票更加乐观。

  风险提示:科创板扩容超预期;中美贸易磋商结果低于预期。

  01

  央行资产负债表

  和所有的公司一样,央行也有自己的资产负债表。目前,央行总资产(负债)规模达到37.3万亿元。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和我们平时所说的货币供给有什么关系呢?

央行的负债科目储备货币占总负债的88.8%,这个储备货币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基础货币,基础货币乘以货币乘数就等于近似我们的广义货币M2。而货币乘数,近似等于“法定存款准备率+超额准备金率”的倒数。

  央行的负债科目储备货币占总负债的88.8%,这个储备货币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基础货币,基础货币乘以货币乘数就等于近似我们的广义货币M2。而货币乘数,近似等于“法定存款准备率+超额准备金率”的倒数。

  因此,理论上央行通过控制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和储备货币就可以间接控制全社会的广义货币总量。当然,实际的广义货币供应量还与超储率、现金漏损等因素有关系。

过去20年,基础货币的投放可以分为两个时代,我们称之为“被动投放货币时代”和“主动投放货币时代”。

  过去20年,基础货币的投放可以分为两个时代,我们称之为“被动投放货币时代”和“主动投放货币时代”。

  被动投放货币时代

  在2011年之前,我国实施强制结售汇制度,企业和个人必须将多余的外汇卖给外汇指定银行,外汇指定银行必须把高于国家外汇管理局头寸的外汇在银行间市场卖出。最终由央行买入,央行买入外汇的同时增加对银行的存款。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货币当局的总资产基本与国外资产或者说外汇储备同步增加。总资产的增加几乎由外汇储备贡献。央行吸收外汇,被动投放基础货币。

  2012年之后强制结售汇制度退出历史舞台,外汇占款在2013年一度仍然是总资产最大的贡献来源,但是,从2014年开始,央行外汇储备逐渐下滑。此时,外汇占款不再是投放基础货币的来源,被动投放货币时代结束。

在被动投放时代,外汇的增加与出口以及境外投资直接相关,因此基础货币的增加与投资和对外贸易直接联系。这个时代宏观杠杆率有效控制,M2/GDP介于1.4~1.8之间。

  在被动投放时代,外汇的增加与出口以及境外投资直接相关,因此基础货币的增加与投资和对外贸易直接联系。这个时代宏观杠杆率有效控制,M2/GDP介于1.4~1.8之间。

主动投放货币时代

主动投放货币时代

  2014年之后,外汇占款逐步回落,外汇占款投放基础货币难以为继。2014年,补充质押贷款(PSL)、中期借贷便利(MLF)相继问世。除此之外,还有再贷款、再贴现和逆回购等工具。这些政策工具的本质都是主动、直接借钱给金融机构,从而投放基础货币。因此,在央行资产负债表中,体现为资产端的“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和负债端的“储备货币”同步增加。MLF、PSL、SLF和公开市场操作投放基础货币与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的变化基本吻合。

责任编辑:鑫鑫财经
  • 资讯
  • 相关
  •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