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零为整”的云计算jm.91shoubiao.cn

来源:互联网 作者:鑫鑫财经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2-17
摘要:(由新知客杂志提供内容) 把数据放入“云”中,不仅将彻底改变互联网格局,也会对以不断提高配置为核心的电脑行业产生巨大影响。 中国地震局、中国红十字会和中华慈善总会的网站在5·12汶川地震后相继无法打开网页。“一些网站甚至呼吁我们选择其他捐款方

“化零为整”的云计算jm.91shoubiao.cn

(由新知客杂志提供内容)

把数据放入“云”中,不仅将彻底改变互联网格局,也会对以不断提高配置为核心的电脑行业产生巨大影响。

中国地震局、中国红十字会和中华慈善总会的网站在5·12汶川地震后相继无法打开网页。“一些网站甚至呼吁我们选择其他捐款方式或错峰上网。”IT评论家洪波(Keso)显然不太满意,“不用的时候上得去,用的时候上不去”。尽管在多家IT企业的志愿协力攻坚下,问题得以解决。但在洪波看来,治标又治本的好办法,是把它们放进“云”里——“我们是时候拥抱云计算(CloudComputing)了”。

从化整为零到化零为整

云计算就是透过网络将庞大的计算处理程序自动分拆成无数个较小的子程序,再交由多部服务器所组成的庞大系统经搜寻、计算分析之后将处理结果回传给用户。其最具代表性的应用就是搜索引擎。以谷歌为例,它的搜索系统平均每秒要计算2300多个搜索请求,每天要计算约20PB(1PB=1024TB,1TB=1024GB)的数据,相当于42亿多首歌(以每首5M计算),共可播放27万年(以每首4分钟计算)。如此海量的数据,显然世界上任何一台超级计算机都无法迅速有效地完成。而系统则把数据化整为零地拆分成许多个小块,交给服务器群进行分布运算。计算完毕后,系统再把所有的小块化零为整,拼成计算结果返回给用户。在分秒之间就可处理超大规模数据流量的云计算,改变着人们的生活。

2007年初,史蒂夫·克利夫顿和几个朋友在纽约成立了一家名为Animoto的网站,专门提供图片、音乐及视频上传与定制服务。网站的平稳状态一直持续到2008年4月,Facebook用户开始风行使用Animoto。短短3天时间,Animoto网站就激增了75万多的新用户。不堪重负的服务器都累趴下了。“数据量是我们现有服务器容量的近100倍,但我们却没钱补充足够的服务器,甚至连配套的技术和管理能力都不具备”,苦恼的史蒂夫选择了求助于拥有超强计算能力的云计算——《纽约时报》租用亚马逊的云计算服务,仅1天就将自1851年以来的1100万份报道转变成可搜索的数字化文档。让史蒂夫最终拍板的,还有每台服务器10美分/小时的服务报价。而当计算需求下降时,只须减少所使用的服务器数量,就可降低支出。史蒂夫深感这样就像放弃了黑烟熏天的老式柴油发电机,直接从发电厂接入电源一样,既方便又环保,并且省钱省心。

“目前我们的各个政府机关及官方机构大多都建有自己的信息中心或网站,而如果把这些建设投入的一部分集中起来,共同组建一个‘云’并合理优化,那么就可以分享强大的计算能力,服务器瘫痪事件也许就不会再频繁发生了。”洪波解释说。

事实上,我们的科技化生活已经被“云”包围。电子邮件、博客、视频网站等,在其网线另一端无不是一团庞大的“云”。GoogleDocs已经成为了报社记者李亮的工作利器。“功能和Word差不多,但可储存在网上,这样就不用再担心电脑硬盘坏掉或是中病毒而导致数据损失了。”他掏出自己的掌上游戏机,“希望将来有一天坐地铁的时候,能让游戏机通过无线网络打开游戏网站的页面,然后随便点击一个,无须下载安装就可以玩,那云计算对我来说就算功德圆满了。”把软件搬到网上的还有Photoshop。“虽然功能还不够强大,但它确实代表了一个好势头。如果所有的软件都安装在‘云’里、运行在‘云’里,也许我们就不用疲于升级电脑配置了。”在北京某唱片公司的平面设计师李思童说,“不过我更希望我们的唱片也能如同软件一样放入‘云’中并实现有偿使用,也许这会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盗版和免费P2P下载,我们的日子也会更好过一些。”

厉兵秣马的“造云运动”

相继搬到“云”上的软件以及不断提速的网线,让一些业界人士相信,云计算在未来将胜任人类的一切计算活动。越来越多的硬件在出厂之后将并非流入市场,而是被直接装入大规模的数据中心。“理论上来讲,最终我们将只需要一个浏览器。”洪波表示。不过随着包括视频、流媒体等大量应用的第二代互联网的发展,以PC和手机等为代表的终端开始出现了很多新应用和新服务,将对硬件配置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英特尔副总裁杨叙表示:“我们正处于一个处理经济时代,数据量是庞大增长的,对独立机器的要求反而更高。”终端配置将因带宽上升而降,还是因数据增大而升,这似乎成为了一个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趣味辩证。我们应该平衡地去看待“云”和终端。微软中国董事长张亚勤表示,完全使用网络进行存储和计算不太可能,并非所有应用程序都适合于远程使用。

说归说,做归做,IT巨头们还是开始纷纷扩大自己的“云”,进而推广其云计算服务以及平台标准,就如同电力供应商们在竞争把将来的标准电压定为220V还是110V一样。拥有超过39座数据中心和无数用户的谷歌,显然已经成为天空中最大的一片“云”。微软最近除了在都柏林建设第一个欧洲数据中心之外,还在美国伊利诺伊州建设了一个面积有八个足球场大的“计算机牧场”。IBM则把他们的第一座“电厂”建在了中国无锡。

2008年3月,由IBM和软通动力(iSoftStone)协力,在江苏无锡太湖科教产业园建起中国第一座云计算中心。该中心刚刚建设完成,目前正处于内部调试和软件测试阶段。其核心由2台PSeries服务器、14台刀片服务器和10台Xen服务器组成,并配备了相应的恒温制冷设备、UPS应急电源、监控系统和防火系统等。负责云计算中心运营维护的软通动力中国区副总裁邓超表示:“在今后3个月到半年的时间,软通动力将协助科教园区成立专门的运营公司,并提供和支持技术运维团队的组建。云计算中心正式对外商业运营之后,将提供云计算接口等方面的技术支持,以及配套的解决方案。”作为中国政府支持下的全球第一个商业云计算中心,无锡的云计算中心将帮助中国由制造型经济转向为服务导向型经济,帮助无锡建立世界级的软件园,以推进中国服务外包产业发展。

公共的?安全的?

安全是个绕不过的话题。云计算的推崇者们坚信,把资料放进“云”里存储,就如同把钱存入银行一样安全。但问题是,涉及隐私的个人资料和企业保密数据并不能简单等同于银行户头上的数字,它们一旦失窃,广大的个人和企业用户将为一切后果埋单。

屡屡发生的数据泄漏事故,其源头正是这些声称进行了严密保护的数据中心。2005年6月,万事达信用卡集团大约4000万名信用卡用户的账户被一名黑客侵入并窃取。“以前的黑客发动进攻往往是为了出名;而现在我们面对的则是更加专业的网络犯罪分子,他们的目标就是窃取数据,然后进行在线欺诈和身份盗窃。”熊猫安全公司全球CSO首席战略执行官比尔说。“外贼”难防,而“内鬼”则更是防不胜防:2005年盗取美国4家银行大约70万客户的金融记录并出卖给讨债公司的,竟是银行内部的职员。

责任编辑:鑫鑫财经
  • 资讯
  • 相关
  • 热点